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mode-enligne.com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我和弥勒赶到》。

对啊,这样的人,留着有什么用,全都杀了!大头佛在周围看了看,道:小子,这是什么地方。

大船上的人,包括我和小九红都震惊了,这些人常年行走在大河中,对这条河无比的熟悉,河上有什么东西,什么河道的地势有什么变化,全部了如指掌。眼前这座横亘在黑暗中的空城像是过去的沙堡,我们心里雪亮,河里绝对不会有这种建筑,事有反常即为妖。巨大的空城如同海市蜃楼,但是大船没有停下来的机会,仿佛被粗绳拖着,飞快的行驶。

我仍然站在原地,被电芒的打击还有入体的乌光弄的有些僵硬,看到对方冲过来的时候,身体里那股蓬勃的力量一下就像是爆炸开了一样。那种力量带给我强大的自信,觉得面前的一切都脆弱的不堪一击。

一面这辈子我见过的最大的大鼓,被人从后面搬到了船头,排教最初走水的时候,靠大鼓开路,后来日子久了,那面祖鼓就会被珍藏起来,作为镇场面的看家货,平时不会随意拿出来用,除非有什么镇不住的东西,排教人才会请出祖鼓。

这套工序有点费时,连着搞了三四天,才算大概差不多。干活的工人也累的人仰马翻,老刀子他们就打算好好的休息一夜,第二天正式开始打捞。但是入夜不久之后,几辆大卡车突然着火,火势凶猛,河面下开始微微的发出一层白光,好像有很多灯在水下一起散发光芒。浑浊的河水夹杂着一层层白光,在老刀子他们被惊动之后,骤然就看到一条硕大的白鲤鱼,正在拼命撞击几根竖在河里的桩子。

这样的大船常年漂流在水里,船身斑驳,很容易就能借力爬上去。我紧紧攀住船身,飞快的上爬,等到船上的人有所察觉已经晚了,我猛一发力,挺身翻过船舷,一脚踹开面前的两个人,稳稳的落在甲板上。这些人显然没有想到我说来就来,顿时慌成一团,几个最前面的人拿着刀叉张牙舞爪,但是还不等冲到跟前,已经被我一拳一个的打了出去。

爷爷一犹豫,如莲就找到了机会,她的尾巴跟手指一样灵活,卷着一柄刀子从后面缠到爷爷脖子上,刀锋架在爷爷脖颈,但是那一刀也始终没有刺下去。

我接着就要继续下手,但是念头一转,盯住了那人脸上的面具,我想先把面具割开,至少要看看这个快被放出来的人是什么样子。我用牙齿在面具边缘划了几下,被焊接的结结实实的面具应声而开,摘掉面具的同时,那人的脸庞完全展露出来,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声随之发出,震的我耳朵嗡嗡作响,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。

我把天师符交给她,慢慢迈动脚步,一瘸一拐的从人群边走了过去。一个转身,就好像是这世间最遥远的距离,那一瞬间,我觉得从此以后,天各一方。

那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!?我的目光一转,立即又呆住了,空荡荡的河滩没有一个人,河面上密密麻麻的浮尸也不见了,只有一片像是被烧开锅的水花,泉眼一般咕嘟咕嘟的冒着。停在不远处的十几辆卡车,驾驶位是空的,然而却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绳子拖着,歪歪斜斜的朝河里跑。卡车一字排开,已经有几辆开进了河里,我和弥勒赶到的时候,只剩下六七辆车,尽管驾驶室是空的,一个人都没有,但车子的喇叭却嘀嘀的响成一片,歪歪斜斜的继续滑向大河。

那么,大鼎在河里到底是要镇住什么?

爹被甩出震昏的时候,可能也是我刚刚来到世间的时候,他昏在大雨磅礴的窗外,等到再次苏醒,已经是第二天白天的事了,爹醒过来,狂风暴雨已停,整个小盘河村被一夜大雨冲刷的不像样子,家家户户都在修房,我们家也像是要被冲垮似的,但是初生的我很健康,活泼有力,爹刚做父亲,一看见我就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忘记了,小心翼翼的抱着不肯松手。看得出来,爷爷也很高兴,只不过他深沉惯了,很少会流露强烈的情感,爹忙着照顾我,爷爷就跑去动手修房。

这是怎么回事!我低头看看那根木钉,这应该是专门用来对付阴魂的法器,我的神魂还没有真正靠近,木钉上立即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威慑,硬生生的迫使我停了下来。这个丫头一直跟莲娘和老蔫巴在一起,是被九黎苗人用九黎图收走的,但是左右又观察了一圈,只有这个丫头的影子,再无其它。

我......我真的无法回话,又不敢透露自己的目的。本来还想硬撑着身子坐起来,然而苗玉就像一片暖暖的港,风平浪静,有她在身边,说不出的安稳和舒适,呆呆的僵持了一下,我仿佛被什么触动了,连动都不想动,只想在她的拥抱下享受这片刻的安宁。

就是嘛,什么河神不河神的,肯定是排教的人自己搞鬼。就算你信,也要信龙王爷,怎么可能去信排教人的话?

大掌灯的......唐敏熬的眼睛发红,看看我,又看看躺在床上的弥勒,道:照看好他,他一身都是伤......

它只说了这么多。谭家婆子无奈的看了看我,道:有的事,我们就算知道,也不敢随便问,说不准就是什么禁忌,会招来大祸,有的事,连鬼都不敢随便说出来的。

没有人想死,小九红也不想,但是她的脑子可能也全都乱了,料不到自己的妈竟然会这样。她酸,又疼。一句话没说完,她猛然就闭上眼睛,一咬牙,手里的刀子顿时举到了脖子前。

白狼的身躯摇摇晃晃,却强撑着不肯倒下,它可能暴怒了,身上被雨水淋透的狼毛几乎一根根的直立起来。就那么一转眼的功夫,二三十野狼被打的死伤惨重,有的当时断气,有的在地上垂死挣扎。白狼望着在地面上血肉横飞的同伴,喉咙里发出一阵轰鸣,两只狼眼就像燃烧的两团火。

那是个很奇怪的事,一般来说,溺死在河里的人,不久后就会浮上来,所以自古就有浮尸这一说,然而岸边的人等了四五个小时,始终不见尸体。这下实在没办法了,有人跑回村里报信,我奶奶惊慌失措,把我爹托给邻居照看着,跌跌撞撞就朝河边跑。当时,就是七奶奶陪着她去的。

我也顺着山坡朝下走,但坡太陡了,一不留神,脚滑了一下,整个人立即收不住,顺坡而下,身子脑袋在滚动中被连撞了不知道多少次,但是连喊疼的余地都没有,刚一落稳,翻身就抓起旁边一块石头,朝络腮胡子头上砸了两下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我和弥勒赶到》。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最新网址:m.sdnev.net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